新闻报道

骨髓发育不良症候群之治疗新药— Azacitidine (Vidaza®)

时间:2014/11/15 11:57:54  作者:宁主任  来源:癌痛宁网  查看:383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简介: 一、前言 骨髓發育不良症候群(Myelodysplastic syndrome, MDS)屬於一種罕見疾病,是一種造血細胞功能異常的血液疾病,此異常之造血功能會導致不正常的幹細胞(Stem cells)之成熟(亦即骨髓之幹 ...关键字:Azaci...
简介: 一、前言 骨髓發育不良症候群(Myelodysplastic syndrome, MDS)屬於一種罕見疾病,是一種造血細胞功能異常的血液疾病,此異常之造血功能會導致不正常的幹細胞(Stem cells)之成熟(亦即骨髓之幹 ...
关键字:Azacitidine (Vidaza®)

 一、前言
  骨髓發育不良症候群(Myelodysplastic syndrome, MDS)屬於一種罕見疾病,是一種造血細胞功能異常的血液疾病,此異常之造血功能會導致不正常的幹細胞(Stem cells)之成熟(亦即骨髓之幹細胞無法正常地分化成熟成正常的紅血球、白血球及血小板)、骨髓的增生,以及慢性的周邊血液細胞之減少症(包括貧血、嗜中性白血球減少症及血小板減少症)。
  骨髓发育不良症候群(Myelodysplastic syndrome, MDS)属于一种罕见疾病,是一种造血细胞功能异常的血液疾病,此异常之造血功能会导致不正常的干细胞(Stem cells)之成熟(亦即骨髓之干细胞无法正常地分化成熟成正常的红血球、白血球及血小板)、骨髓的增生,以及慢性的周边血液细胞之减少症(包括贫血、嗜中性白血球减少症及血小板减少症)。
  據估計在美國每10萬人中有5人罹患此病,平均每年約有7000至12000案例發生,男性居多;MDS可能發生於每個年齡層,好發於60-70歲以上的老年人,特別是70歲以上估計每10萬人中有22至45人罹患此病。
  据估计在美国每10万人中有5人罹患此病,平均每年约有7000至12000案例发生,男性居多;MDS可能发生于每个年龄层,好发于60-70岁以上的老年人,特别是70岁以上估计每10万人中有22至45人罹患此病。
  雖然MDS之確切病因至今仍不明,異常染色體變化有將近50%(原發性病患)及80%(續發性病患)被發現,目前認為最有可能與染色體之第5單體(Chromosomes5)及第7單體(Chromosomes 7)之缺失所引起之細胞生成異常有關。
  虽然MDS之确切病因至今仍不明,异常染色体变化有将近50%(原发性病患)及80%(续发性病患)被发现,目前认为最有可能与染色体之第5单体(Chromosomes5)及第7单体(Chromosomes 7)之缺失所引起之细胞生成异常有关。
  可能引起MDS之危險因子包括年齡(大於60歲)、治療疾病之方法(化療及放射線療法)及環境或職業過度接觸化學試劑(例如重金屬、殺蟲劑、苯等)。
  可能引起MDS之危险因子包括年龄(大于60岁)、治疗疾病之方法(化疗及放射线疗法)及环境或职业过度接触化学试剂(例如重金属、杀虫剂、苯等)。
  MDS在臨床疾病分類上雖然並不歸類為癌症,但疾病之進展往往會惡化成急性白血病,所以從1953年一直被稱為『白血病前期(Preleukemia)』直至1985年才被正式命名為MDS。
  MDS在临床疾病分类上虽然并不归类为癌症,但疾病之进展往往会恶化成急性白血病,所以从1953年一直被称为『白血病前期(Preleukemia)』直至1985年才被正式命名为MDS。
  MDS之臨床診斷主要以臨床表徵、周邊血液及骨髓檢查(包括異常染色體檢測)。
  MDS之临床诊断主要以临床表征、周边血液及骨髓检查(包括异常染色体检测)。
  臨床症狀並非有特異性,而且可能隨著個體差異及疾病的嚴重度會有不同的症狀表徵。
  临床症状并非有特异性,而且可能随着个体差异及疾病的严重度会有不同的症状表征。
  將近50%病患可能會發生全血球減少症(Pancytopenia)【貧血(Anemia)、嗜中性白血球減少症(Neutropenia)及血小板減少症(Thrombocytopenia)】,但通常大多數只會出現一項症狀,最常見就是貧血。
  将近50%病患可能会发生全血球减少症(Pancytopenia)【贫血(Anemia)、嗜中性白血球减少症(Neutropenia)及血小板减少症(Thrombocytopenia)】,但通常大多数只会出现一项症状,最常见就是贫血。
  典型的臨床表徵包括虛弱、無力、發燒或感染頻繁、容易挫傷或出血、及體重減輕等症狀。
  典型的临床表征包括虚弱、无力、发烧或感染频繁、容易挫伤或出血、及体重减轻等症状。 同時此病可能進展至急性骨髓性白血病(Acute
  myelogenous leukemia, AML)之危險性也會增加,有研究指出約35-40%之MDS病患會進展成AML。
  同时此病可能进展至急性骨髓性白血病(Acute myelogenous leukemia, AML)之危险性也会增加,有研究指出约35-40%之MDS病患会进展成AML。
  甚至很多病患在尚未進展成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時,即因出血或感染等併發症而導致死亡。
  甚至很多病患在尚未进展成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时,即因出血或感染等并发症而导致死亡。
  對於罹患骨髓發育不良症候群的病患而言,迄今沒有任何有效的治療,可以延緩病況的發展。
  对于罹患骨髓发育不良症候群的病患而言,迄今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,可以延缓病况的发展。
  故MDS的治療目標在於控制細胞減少之症狀,改善生活品質,降低疾病惡化進展成AML及延長整體存活期。
  故MDS的治疗目标在于控制细胞减少之症状,改善生活品质,降低疾病恶化进展成AML及延长整体存活期。
  以往對於骨髓發育不良症候群之治療主要是採取支持性療法,例如輸注紅血球及血小板,合併感染時加上抗生素的積極治療。
  以往对于骨髓发育不良症候群之治疗主要是采取支持性疗法,例如输注红血球及血小板,合并感染时加上抗生素的积极治疗。
  有時病患甚至需要使用促顆粒性白血球生成因子(Granulocyte-colony stimulating factor, G-CSF)來改善嗜中性白血球減少症(Neutropenia)及降低因白血球減少而產生感染發生的機率;此外有些病患則需使用紅血球生成素(Erythropoietin, EPO)來改善治療貧血。 有时病患甚至需要使用促颗粒性白血球生成因子(Granulocyte-colony stimulating factor, G-CSF)来改善嗜中性白血球减少症(Neutropenia)及降低因白血球减少而产生感染发生的机率;此外有些病患则需使用红血球生成素(Erythropoietin, EPO)来改善治疗贫血。
  目前,骨髓移植對於此疾病之病患雖然有不錯之效益,但卻不建議用於老年人。
  目前,骨髓移植对于此疾病之病患虽然有不错之效益,但却不建议用于老年人。
  因此,在藥物Azacitidine尚未被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(FDA)核准用於MDS之前,MDS並沒有比較好的治療方法。
  因此,在药物Azacitidine尚未被美国食品暨药物管理局(FDA)核准用于MDS之前,MDS并没有比较好的治疗方法。
  Azacitidine於1960年代於捷克首度合成,先前早在1970s即被用於AML治療之化療藥物,於2004年5月經FDA以「孤兒藥」的身份優先審查核准用於治療五種不同類型(表一)的MDS病患,經臨床試驗證實其有效性與安全性,為MDS之治療帶來斬新的契機。
  Azacitidine于1960年代于捷克首度合成,先前早在1970s即被用于AML治疗之化疗药物,于2004年5月经FDA以「孤儿药」的身份优先审查核准用于治疗五种不同类型(表一)的MDS病患,经临床试验证实其有效性与安全性,为MDS之治疗带来斩新的契机。

二、Azacitidine 簡介 二、 Azacitidine简介
I. 藥理作用 I.药理作用
   Azacitidine(5-azacitidine, Vidaza®)是屬於胞嘧啶類之嘧啶核苷酸類似物(A pyrimidine nucleoside analogue of cytidine),為目前FDA核准第一個利用DNA低甲基化作用治療MDS的抗腫瘤注射藥物。
   Azacitidine(5-azacitidine, Vidaza®)是属于胞嘧啶类之嘧啶核苷酸类(Apyrimidine nucleoside analogue of cytidine),为目前FDA核准第一个利用DNA低甲基化作用治疗MDS的抗肿瘤注射药物。
   Azacitidine之抗腫瘤活性機轉主要有二種: Azacitidine之抗肿瘤活性机转主要有二种:
   1. 細胞毒性(Cytotoxicity):藉由干擾核酸代謝直接對異常增生造血幹細胞而產生細胞毒性作用,此活性直接影響細胞週期的DNA合成期(Sphase),但是其主要機轉目前還不清楚。1.细胞毒性(Cytotoxicity):藉由干扰核酸代谢直接对异常增生造血干细胞而产生细胞毒性作用,此活性直接影响细胞周期的DNA合成期(S phase),但是其主要机转目前还不清楚。
   2. DNA之低度甲基化作用(DNA hypomethylation): Azacitidine可與DNA甲基轉移酶1(DNA methyltransferase 1,DNMT-1)結合,進而抑制DNA複製時之甲基化作用,導致DNA低甲基化作用,此結果可重建造血幹細胞的正常生長與分化。2.DNA之低度甲基化作用(DNAhypomethylation): Azacitidine可与DNA甲基转移酶1(DNA methyltransferase 1,DNMT-1)结合,进而抑制DNA复制时之甲基化作用,导致DNA低甲基化作用,此结果可重建造血干细胞的正常生长与分化。
  研究指出基因序列的CpG區塊(CpG islands)之高度甲基化(Hypermethylation)與MDS、AML及其他腫瘤等疾病有關。
  研究指出基因序列的CpG区块(CpG islands)之高度甲基化(Hypermethylation)与MDS、AML及其他肿瘤等疾病有关。
  除了上述二項機轉外,Azacitidine亦可能藉由作用在細胞激素訊息傳遞上,作為ㄧ種生物反應調節劑。
  除了上述二项机转外,Azacitidine亦可能藉由作用在细胞激素讯息传递上,作为ㄧ种生物反应调节剂。
II.藥物動力學 II.药物动力学
1.吸收:
  Azacitidine經皮下注射後可快速地被吸收,約30分鐘即可達最高血中濃度,生體可用率約89%;若以靜脈輸注10分鐘給與,則只需11分鐘即可達最高血中濃度。1.吸收:Azacitidine经皮下注射后可快速地被吸收,约30分钟即可达最高血中浓度,生体可用率约89%;若以静脉输注10分钟给与,则只需11分钟即可达最高血中浓度。

2.分布及代謝:
  Azacitidine可廣泛地分布於體內組織,如經由靜脈輸注投予,其平均分布體積約為76公升(大於全身的水體積-42公升),且分布至腫瘤細胞的量大於週邊的正常細胞。 2.分布及代谢:Azacitidine可广泛地分布于体内组织,如经由静脉输注投予,其平均分布体积约为76公升(大于全身的水体积-42公升),且分布至肿瘤细胞的量大于周边的正常细胞。Azacitidine可能經由肝臟代謝,故仍需相關的體內試驗研究監測肝臟代謝程度。Azacitidine可能经由肝脏代谢,故仍需相关的体内试验研究监测肝脏代谢程度。
3.排除:Azacitidine及其代謝物主要經由尿液排除。3.排除: Azacitidine及其代谢物主要经由尿液排除。經皮下注射及靜脈注射之藥物,分別有50%及85%經由尿液排除,只有少部分(小於1%)經由糞便排除。经皮下注射及静脉注射之药物,分别有50%及85%经由尿液排除,只有少部分(小于1%)经由粪便排除。
不論是經由皮下注射或靜脈注射,藥物之平均排除半衰期約為4小時。 不论是经由皮下注射或静脉注射,药物之平均排除半衰期约为4小时。
至於其他相關的藥物動力學研究仍持續進行。 至于其他相关的药物动力学研究仍持续进行。
III.劑量與用法 III.剂量与用法Azacitidine經由皮下注射方式投予,建議劑量為每天75 mg/m2,連續使用7天,以每4週為一次治療週期,至少需使用四個治療週期以上。Azacitidine经由皮下注射方式投予,建议剂量为每天75 mg/m2,连续使用7天,以每4周为一次治疗周期,至少需使用四个治疗周期以上。
假如兩次治療週期後效果不佳或無明顯毒性產生,則可將劑量增加至每天100 mg/m2。
假如两次治疗周期后效果不佳或无明显毒性产生,则可将剂量增加至每天100 mg/m2。
通常在使用此藥的第一個治療週期會增加病人輸血的需要,但繼續使用之後可使骨髓功能獲得改善,並使造血功能正常化。
通常在使用此药的第一个治疗周期会增加病人输血的需要,但继续使用之后可使骨髓功能获得改善,并使造血功能正常化。
在每個治療週期前,皆須評估病患的全血球數(Complete blood counts, CBC)並根據其血液學情況調整適當的劑量,調整方式如表三及表四所示。 在每个治疗周期前,皆须评估病患的全血球数(Complete blood counts, CBC)并根据其血液学情况调整适当的剂量,调整方式如表三及表四所示。
若在給藥後第28天,血球數並未增加高於最低點(Nadir)之25%,則須暫停治療並重新評估病患之血球數7天;根據廠商資料如給藥後第42天,血球數並未增加高於最低點之25%,則只需使用50%療程劑量(Scheduled dose)治療。
若在给药后第28天,血球数并未增加高于最低点(Nadir)之25%,则须暂停治疗并重新评估病患之血球数7天;根据厂商资料如给药后第42天,血球数并未增加高于最低点之25%,则只需使用50%疗程剂量(Scheduled dose)治疗。
關於腎功能不足之病患,目前尚無劑量調整之建議。 关于肾功能不足之病患,目前尚无剂量调整之建议。
但是如用藥後病人血中之尿素氮(BUN)或肌酸酐(Creatinine)濃度增加,則下一個用藥週期可能需要延遲,直至恢復正常值或基準值;而且下一個用藥週期可能需要調降50%的劑量。
但是如用药后病人血中之尿素氮(BUN)或肌酸酐(Creatinine)浓度增加,则下一个用药周期可能需要延迟,直至恢复正常值或基准值;而且下一个用药周期可能需要调降50%的剂量。
若血中之碳酸鹽(Bicarbonate)濃度降至20 meq/L以下,則治療可能需要暫停至恢復正常,且下一個治療週期可能需要調降50%的劑量。
若血中之碳酸盐(Bicarbonate)浓度降至20 meq/L以下,则治疗可能需要暂停至恢复正常,且下一个治疗周期可能需要调降50%的剂量。
IV.   臨床療效 IV.临床疗效
有三個開放式(open-label)的臨床試驗評估五種不同類型的MDS病患使用azacitidine之療效(如表五、表六)。
有三个开放式(open-label)的临床试验评估五种不同类型的MDS病患使用azacitidine之疗效(如表五、表六)。
第一個第三期多中心開放式隨機對照試驗(CALGB 9221)包括191位不同類型的MDS病患,分成藥物治療組及支持療法之對照組,評估治療反應率。
第一个第三期多中心开放式随机对照试验(CALGB 9221)包括191位不同类型的MDS病患,分成药物治疗组及支持疗法之对照组,评估治疗反应率。
治療組(不含急性骨髓性白血病)整體反應率(15.7%)在統計學明顯遠高於對照組(0%)。
治疗组(不含急性骨髓性白血病)整体反应率(15.7%)在统计学明显远高于对照组(0%)。 其中有治療反應者主要為有2或3個細胞株異常(79%;
11/14)及骨髓芽細胞增加或常需輸血之病患。 其中有治疗反应者主要为有2或3个细胞株异常(79%; 11/14)及骨髓芽细胞增加或常需输血之病患。
平均反應期及中位數分別為512及330天;75%之治療反應者接受完整治療療程。
平均反应期及中位数分别为512及330天;75%之治疗反应者接受完整治疗疗程。
第二個多中心開放式試驗(CALGB 8921)包括72位MDS病患(RAEB, RAEB-t, CMML, or AML),治療組反應率為13.9%。 第二个多中心开放式试验(CALGB 8921)包括72位MDS病患(RAEB, RAEB-t, CMML, or AML),治疗组反应率为13.9%。 平均反應期及中位數分別為810及430天;80%之治療反應者接受完整治療療程。
平均反应期及中位数分别为810及430天;80%之治疗反应者接受完整治疗疗程。
第三個多中心開放式試驗(CALGB 8421)包括48位MDS病患(RAEB, RAEB-t, or AML ),治療組反應率為18.8%。
第三个多中心开放式试验(CALGB 8421)包括48位MDS病患(RAEB, RAEB-t, or AML ),治疗组反应率为18.8%。
平均反應期及中位數分別為389及281天;67%之治療反應者接受完整治療療程。
平均反应期及中位数分别为389及281天;67%之治疗反应者接受完整治疗疗程。
V.副作用 V.副作用
Azacitidine最常見為骨髓抑制(包括嗜中性白血球減少症、血小板減少症及白血球減少症等,此副作用是暫時性,通常可在下次投藥週期前即可恢復),噁心、嘔吐。
Azacitidine最常见为骨髓抑制(包括嗜中性白血球减少症、血小板减少症及白血球减少症等,此副作用是暂时性,通常可在下次投药周期前即可恢复),恶心、呕吐。
其它常見的副作用包括腹瀉、便秘、厭食、發燒、注射部位紅腫、關節痛、咳嗽、呼吸困難、頭痛、虛弱、頭暈及失眠等。
其它常见的副作用包括腹泻、便秘、厌食、发烧、注射部位红肿、关节痛、咳嗽、呼吸困难、头痛、虚弱、头晕及失眠等。
這些副作用通常發生在開始治療的前兩個週期,通常給與適當的症狀治療藥物即可明顯改善。
这些副作用通常发生在开始治疗的前两个周期,通常给与适当的症状治疗药物即可明显改善。
為了預防噁心及嘔吐發生,可事先投予止吐劑,建議第一天以靜脈注射或口服方式投予Dexamethasone 12 mg加上5-HT3antagonist。
为了预防恶心及呕吐发生,可事先投予止吐剂,建议第一天以静脉注射或口服方式投予Dexamethasone 12mg加上5-HT3 antagonist。
VI.禁忌 VI.禁忌
Azacitidine禁忌使用在對此藥或Mannitol過敏及患有進展性之肝腫瘤病患。
Azacitidine禁忌使用在对此药或Mannitol过敏及患有进展性之肝肿瘤病患。
Azacitidine之懷孕分級為D,故不建議使用於孕婦或欲懷孕者;另外,藥物之乳汁分泌情形尚不清楚,故也不建議用於哺乳婦女。
Azacitidine之怀孕分级为D,故不建议使用于孕妇或欲怀孕者;另外,药物之乳汁分泌情形尚不清楚,故也不建议用于哺乳妇女。
三 、結論 三 、结论
  在AzacitidineFDA未核准使用治療MDS前,對於MDS治療往往只有骨髓移植、化療及支持療法(輸血及使用抗生素),並沒有比較有效的治療方法。在AzacitidineFDA未核准使用治疗MDS前,对于MDS治疗往往只有骨髓移植、化疗及支持疗法(输血及使用抗生素),并没有比较有效的治疗方法。
 研究報告指出Azacitidine用於治療MDS較傳統之標準療法-支持性療法,除了可改善骨髓功能,使周邊血球計數達到完全或部分正常化,以及免疫細胞百分比正常化,對於輸血的需求減少,同時可提升病人的生活品質及延緩疾病惡化成AML或死亡的時間。
 研究报告指出Azacitidine用于治疗MDS较传统之标准疗法-支持性疗法,除了可改善骨髓功能,使周边血球计数达到完全或部分正常化,以及免疫细胞百分比正常化,对于输血的需求减少,同时可提升病人的生活品质及延缓疾病恶化成AML或死亡的时间。此外,Azacitidine具有良好耐受性,所產生的副作用一般皆可藉由適當的症狀療法獲得改善。此外,Azacitidine具有良好耐受性,所产生的副作用一般皆可藉由适当的症状疗法获得改善。另外就藥物經濟學評估Azacitidine或許可提供節省需輸血及延遲疾病惡化成AML時間所需花費。另外就药物经济学评估Azacitidine或许可提供节省需输血及延迟疾病恶化成AML时间所需花费。但是Azacitidine之價格並不便宜,治療一個週期約需花費美金3300元,再加上治療前使用止吐藥(約美金120元),相當一個月需花費新台幣10萬元,無疑又是一筆龐大醫療負擔。但是Azacitidine之价格并不便宜,治疗一个周期约需花费美金3300元,再加上治疗前使用止吐药(约美金120元),相当一个月需花费新台币10万元,无疑又是一笔庞大医疗负担。但是由於Azacitidine之積極治療改變了現況傳統MDS之保守治療,不僅造福了不適合做化療及骨髓移植之老年病患,更建立一個MDS臨床治療新里程碑。但是由于Azacitidine之积极治疗改变了现况传统MDS之保守治疗,不仅造福了不适合做化疗及骨髓移植之老年病患,更建立一个MDS临床治疗新里程碑。
四 、參考資料 四 、参考资料
  1. Michels SD, McKenna RW, Arthur DC et al. Therapy-related acute myeloid leukemia and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: a clinical and morphologic study of 65 cases. Blood 1985; 65: 1364–72. 1. Michels SD, McKenna RW, Arthur DC et al. Therapy-relatedacute myeloid leukemia and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: a clinical and morphologic study of 65 cases. Blood 1985; 65: 1364–72.
  2.Greenberg P, Cox C, LeBeau MM et al. International scoring system for evaluating prognosis in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. Blood 1997; 89: 2079–2088. 2.Greenberg P, Cox C, LeBeau MM et al. International scoring system for evaluating prognosis in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. Blood 1997; 89: 2079–2088.
  3.Uchida T, Kinoshita T, Nagai H et al. Hypermethylation of the p15INK4B gene in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. Blood 1997; 90: 1403–1409. 3.Uchida T, Kinoshita T, Nagai H et al. Hypermethylation of the p15INK4B gene in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. Blood 1997; 90: 1403–1409.
  4.Silverman LR, Demakos EP, Peterson BL et al.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azacitidine in patientswiththemyelodysplastic syndrome: a study of the Cancer and Leukemia Group B. J Clin Oncol 2002; 20: 2429–2440. 4.Silverman LR, Demakos EP, Peterson BL et al.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azacitidine in patients with the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: a study of the Cancer and Leukemia Group B. J Clin Oncol 2002; 20: 2429–2440.
  5.Meaghan S, Kristine H, Jill MK et al. Azacitidine: A noval agent for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. Am J Health-Syst Pharm 2005; 62: 1567-1573. 5.Meaghan S, Kristine H, Jill MK et al. Azacitidine: A noval agent for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. Am J Health-Syst Pharm 2005; 62: 1567-1573.
  6.Edvardas K, Ann TF, Yong-Cheng W et al. FDA drug approval summary: Azacitidine ( 5-azacytidine, Vidaza® forinjectable suspension. The Oncologist 2005; 10: 176-182. 6.Edvardas K, Ann TF, Yong-Cheng W et al. FDA drug approval summary:Azacitidine ( 5-azacytidine, Vidaza® ) for injectable suspension. The Oncologist 2005; 10: 176-182.
  7.Greenberg PL, Baer M, Bennett J et al. NCCN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, Version1, 2006.7.Greenberg PL, Baer M, Bennett J et al. NCCN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, Version1, 2006. 

      表一、FAB Classification of MDS 7 表一、 FAB Classification of MDS 7


FAB subtype FAB subtype % of Peripheral blasts % of Peripheral blasts % of Bone marrow blasts % of Bone marrow blasts

Refractory anemia (RA)- 頑固性貧血 Refractory anemia (RA)- 顽固性贫血 < 1 < 1 < 5 < 5

Refractory anemia with ringed sideroblasts (RARS)- 頑固性貧血伴環狀鐵芽球 Refractory anemia with ringed sideroblasts (RARS)- 顽固性贫血伴环状铁芽球 < 1 < 1 < 5 < 5



Refractory anemia with excess blasts (RAEB)- 頑固性貧血伴過量芽細胞 Refractory



anemia with excess blasts (RAEB)- 顽固性贫血伴过量芽细胞 < 5 < 5 5-20
Refractory anemia with excess blasts in transformation (RAEB-t)-
轉變中的頑固性貧血伴過量芽細胞 Refractory anemia with excess blasts in
transformation (RAEB-t)- 转变中的顽固性贫血伴过量芽细胞 < 5 < 5 21-30
Chronic myelomonocytic leukemia (CMML) (> 1,000 monocytes/mcL
blood)- 慢性骨髓單核細胞性白血病 Chronic myelomonocytic leukemia (CMML) (> 1000
monocytes/mcL blood)- 慢性骨髓单核细胞性白血病 < 5-20 < 5-20 5-20



表二、國際預後評分系統7 (International Prognostic Scoring System,IPSS) 表二、国际预后评分系统7 (International Prognostic Scoring System,IPSS)

 Survival and AML evolution Survival and AML evolution Score value Score value
Prognostic variable Prognostic variable 0 0.5 1.0 1.5 2.0
Marrow blasts (%) Marrow blasts (%) < 5 < 5 5-10 --- 11-20 21-30
Karotype Good Intermediate Poor
Cytopenia 0/1 2/3



Risk category (% IPSS pop.) Risk category (% IPSS pop.) Overall score Overall score Median survival (y)</SPA

 

 

 

标签:癌痛 癌痛药 癌痛宁 癌症 中医 
友荐云推荐友荐云推荐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
冀ICP备12023069号-14
Powered by OTCMS V2.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