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报道

李肇星:外国总统本不能动,看中医后能打乒乓球

时间:2015/6/15 9:26:14  作者:宁主任  来源:癌痛宁网  查看:664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“林松添(外交部非洲司司长)也会中医,他把佳木斯一个中医介绍到他住的国家给总统做了保健医生,这个总统对中国感谢极了,原来都不能动了,后来我去访问的时候说‘感谢你们的中医给我治好了病,现在我愿意和你进行一场乒乓球比赛。’中医的奇迹就是这样。 ”3月27日,中国前外交部部长李肇星...

“林松添(外交部非洲司司长)也会中医,他把佳木斯一个中医介绍到他住的国家给总统做了保健医生,这个总统对中国感谢极了,原来都不能动了,后来我去访问的时候说‘感谢你们的中医给我治好了病,现在我愿意和你进行一场乒乓球比赛。’中医的奇迹就是这样。 ”

3月27日,中国前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在2015博鳌论坛“面向未来:中医药国际化”早餐会上作出上述表示。

李肇星说他特别喜欢中医,小时候生下来就多病,是被会中医的爷爷好几次救活的。李肇星透露,他在非洲工作过九年,在那里最受欢迎的中国人就是中医。

李肇星表示:“我们最恨就是恨对中医存在偏见,我们的中医也需要向西医学习,像习主席说的我们中国人要永远地虚心学习各国人民的文明成果,但是我们民族优秀的东西也必须继承发扬,当然也要与时俱进。”

李肇星认为,懂中医的人也会很好地借鉴西医的好处,都是这样,只有没有学问的人才容易有偏见,才容易骄傲和傲慢,我们一定要防止傲慢和偏见。

 

以下为李肇星发言实录:

明明会长很客气,给我10分钟,我记得我在联合国大会的时候发言最多5分钟,哪怕你是总统、国王、主席都是5分钟,想不到在这样重要的会上我有10分钟,特别高兴。刚才国强部长的讲话把需要讲的都讲了,我只能讲一点中间地带的,和中医有关但又不专业的这种故事,希望不影响大家用早餐。

我是特别喜欢中医的,用中国话来讲有点中医缘份,说得夸张一点没有中国医学恐怕没有我,或者小时候就死了,因为新中国成立之前中国的幼儿死亡率特别高,我们村就这样,解放初期和解放前一家生那么多孩子,为什么生那么多孩子呢?因为死得多,婴儿死亡率特别高。我自己就有这样的体会,一下生就多病,没有医生,我出生在黄海边,山东的一个山村。中国历史不管多久,三千年、五千年,反正我们那里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医院,没有见过。我们七八个村只有一个或者半个中医大夫就是我爷爷,他是农民,但是会点针灸。所以不管什么地方的人,我们村里、邻村的都来找他看中医,就是扎针,也没药,也不知道治好多少病。我就是让爷爷好几次救活的。所以我感谢的不光是我爷爷,也是我们伟大的中医。

所以什么东西都是历史的,我们那么热爱中医,那么尊重中医,包括在座在内不是偶然的。后来参加了工作,到了好多地方更加喜欢中医了,因为中医在国际社会早就很受欢迎,譬如说我在非洲工作过九年,非洲54个国家我去过48个,在那里最受欢迎的中国人就是中医,因为非洲一个朋友告诉我,到现在为止差不多每四个非洲朋友至少有一个人看过中国大夫,那么其中包括中医。所以他们都感谢中医。

刚才国强部长提到了比什凯克这个城市,比什凯克这个城市原来的意思就是搅牛奶的棒子。他特别提到我们的习近平主席在比什凯克强调中医的重要性,以及中医要走向世界。我听了以后特别亲切,和这个有关的是比什凯克还是唐朝大诗人李白出生的地方,我估计他出生能够活下来而且成了那么有名的文学家、诗人,也和中医有关系。我们现在在博鳌,据我向当地同志请教,在公元660年就有了行政建制,也有了中医。所以中医的历史太悠久、太值得我们中国人骄傲了。

还有宋朝时候,河南省的开封也曾经是全世界第一大城市,1506年的时候开封有50万人口,当时的巴黎15万、伦敦5万,为什么人那么多而且活得那么健康?中医发挥了很大作用。

说到中医我想再强调一下我的经历,国强既是专家又是领导,他提到我们要提防崇洋媚外或者缺乏民族自尊、或者缺乏对中医中药的自尊。说句心里话,我也说过我们最恨就是恨对中医存在偏见,我们的中医也需要向西医学习,像习主席说的我们中国人要永远地虚心学习各国人民的文明成果,但是我们民族优秀的东西也必须继承发扬,当然也要与时俱进。

我到过哈尔滨,哈尔滨给中国外交立了功劳,也到过开封,还有天津,为什么呢?原因之一就是这三个地方在不同的时间接待过犹太人,犹太人现在的国家叫以色列,他们感谢中国,他们遇到危难的时候到了这些城市,这些城市接纳了他们,还有二战期间的上海,他们也喜欢中医。我去以色列出差的时候好玩极了,我到以色列出差的时候看病看的是中医,给我做推拿治疗的人是中医,但是加拿大公民(白人),人家到我的母校之一就是北京中医药大学,他在那里学的,60多岁了给我治疗,所以我们要记住中医的历史,我们常常在政治上告诉不太怎么样的外国人要以史为鉴,提防坏事包括战争再次出现,要警告他们。我们干好事,面向未来,好好地为人民服务,也要好好学习历史,但是是从另外一个意义上。所以我想讲的第一点就是我们有一部值得中国人自豪的、骄傲的中医药历史,我们不要忘记。

同时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继续前进,把中医发展到更高更好的水平,给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带来更大的福利,使他们更加健康快乐,活的时间也更长。另外,我看到明明,想起昨天在下边讨论中医问题,有一个专家——就是彭龙彭先生——告诉我,真正西医学得好的人特别重视中医。另外懂中医的人也会很好的借鉴西医的好处,都是这样,只有没有学问的人才容易有偏见,才容易骄傲和傲慢。《傲慢与偏见》这本书明明熟读过,我们一定要防止傲慢和偏见。

我们外交部出了很多很不错的业余中医,比如说黄桂芳大使,他叫桂芳,一个老爷们儿有个非常漂亮的姑娘的名字,他用他的手法给外国人治过病,典型的中医外交。还有一个“小”朋友,也是他的老乡,现在的林松添司长他也会中医,他把佳木斯一个中医介绍到他住的国家给总统做了保健医生,这个总统对中国感谢极了,原来都不能动了,后来我去访问的时候说,“感谢你们的中医给我治好了病,现在我愿意和你进行一场乒乓球比赛。”中医的奇迹就是这样。这个总统是位女士,就和我打乒乓球了,原来不能动的,经过中医治疗可以打乒乓球,对中国那么友好。

现在那么多朋友对中国为什么那么好?原因很多,主要是党中央国务院的外交政策好,全国人民团结奋斗,国家地位在提高,同时我们的中医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,这种例子太多了,非洲至少有三个国家的我见过的总统感谢中医。我们的龚建忠大使他原来在加纳,加纳对我们多友好!包括在70年代就和另外25个非洲国家一起支持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,现在千万不能忘本,习主席不久前教导我们不要忘记老朋友,我们是给别人帮助了,用中医给别人治好了,但是我们也要帮助别人。总而言之,说起中医我可以说到吃午饭,但我看到明明看表了。我就说到这儿,祝我们这个论坛会开得好、开得成功,关键是开得有用处,推动我们的中医中药走向世界,为中国人民谋福利,为全世界人民的共同的进步事业做贡献,祝大家在博鳌快乐!谢谢!

 

 

注:文中提到的“国强”,是王国强,卫生部(现称:国家卫计委)副部长兼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。

 

 

编后按:

中医救治的国家领导人太多了:

原来,印度尼西亚60年代中期以前的总统叫苏加诺(他68年被苏哈托撵下台后,后者就极端反华,导致印尼华侨大量被杀),他对中国同胞友好,因为他患晚期肾衰,西医没有办法,国内中医岳美中帮助诊治,救活了他,故感激不尽!

西哈努克70岁发现癌症,法国请他去法国治疗(他夫人是法国人),他不去,在中国中西医结合,后20多年,患了3次癌症,都相安无事,活到91岁!

叶利钦晚期身体很差,中国邀请他来国内,他住在大连,接受了包括中医在内的康复治疗,回去后非常感谢中医!

仅举数例!

 
标签:癌痛 癌痛药 癌痛宁 
友荐云推荐友荐云推荐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
冀ICP备12023069号-14
Powered by OTCMS V2.84